徐彦伯
徐彦伯(?—714),名洪,以字行,兖州瑕丘人。七岁能为文,对策高第。调永寿尉,蒲州司兵参军。时司户韦皓善判,司士李亘工书,而彦伯属辞,称河东三绝。屡迁给事中,预修《三教珠英》。由宗正卿出为齐州刺史,移蒲州,擢修文馆学士、工部侍郎,历太子宾客卒。   徐彦伯文章典缛,语言清丽沉凝,功力深厚;晚年好为强涩之体,颇为后进所效。题材上多闺愁思怨和应制侍宴之诗篇。代表作有《拟古三首》、《雪》、《春闺》、《题东山子李适碑阴二首》、《淮亭吟》、《芳树》、《胡无人行》、《婕妤》、《采莲曲》、《闺怨》等《雪》诗写闺中思妇对征人的殷殷绵绵之牵挂:“孤妾调玉瑟,早寒生锦衿。况君张罗幕,愁坐北庭阴”,由自己在重门阁院中穿着锦衿尚觉寒气顿生的事实,念及丈夫远在北庭,幕天席地,定然更是天寒地冻,愁肠百结了,闺妇的心理刻画可谓传神入微矣。

徐彦伯,名洪,以字行,兖州瑕丘人。七岁能为文,对策 高第。调 永寿尉,蒲州 司兵参军。时司户韦暠善判, 司士李亘工书,而彦伯属辞,称河东三绝。屡迁 给事中,预修《 三教珠英》。由宗正卿出为齐州刺史,移蒲州,擢修文馆学士、 工部侍郎,历太子宾客卒。彦伯文章 典缛,语言清丽沉凝,功力深厚;晚年好为 强涩之体,颇为后进所效。题材上多闺愁思怨和应制侍宴之诗篇。代表作有《 拟古三首》、 《雪》、《 春闺》、《题东山子李适碑阴二首》、 《淮亭吟》、《 芳树》、《 胡无人行》、《 婕妤》、《 采莲曲》、《 闺怨》等。《雪》诗写闺中思妇对征人的殷殷绵绵之 牵挂:“ 孤妾调玉瑟,早寒生锦衿。况君 张罗幕,愁坐北庭阴”,由自己在重门阁院中穿着锦衿尚觉寒气顿生的事实,念及丈夫远在北庭, 幕天席地,定然更是 天寒地冻, 愁肠百结了,闺妇的心理刻画可谓传神入微矣。 《采莲曲》写一女子与 心上人一起摇艇采莲,“既觅 同心侣,复采 同心莲”,“ 春歌弄明月,归棹落花前”,此情此景真是令人不禁歆羡神往。集二十卷,今编诗一卷( 全唐诗上卷第七十六)。

 

其一生诗集有:

 

 

雪暗穷海云,洒空纷似露。朔风吹故里,宛转玉阶树。

 

孤妾调玉瑟,早寒生锦衿。况君张罗幕,愁坐北庭阴。

 

采莲曲

 

妾家越水边,摇艇入江烟。既觅同心侣,复采同心莲。

 

折藕丝能脆,开花叶正圆。春歌弄明月,归棹落花前。

 

春闺

 

戍客戍清波,幽闺幽思多。暗梁闻语燕,夜烛见飞蛾。

 

宝鸭藏脂粉,金屏缀绮罗。裁衣卷纹素,织锦度鸣梭。

 

有使通西极,缄书寄北河。年光只恐尽,征战莫蹉跎。

 

胡无人行

 

十月繁霜下,征人远凿空。云摇锦车节,海照角端弓。

 

暗碛埋沙树,冲飙卷塞蓬。方随膜拜入,歌舞玉门中。

 

婕妤

 

君恩忽断绝,妾思终未央。巾栉不可见,枕席空馀香。

 

窗暗网罗白,阶秋苔藓黄。应门寂已闭,流涕向昭阳。

 

拟古三首

 

遥裔烟屿鸿,双影旦夕同。交翰倚沙月,和鸣弄江风。

 

vK若茂芳序,君子从远戎。云生阴海没,花落春潭空。

 

红泪掩促柱,锦衾罗薰笼。自伤琼草绿,讵惜铅粉红。

 

裂帛附双燕,为予向辽东。

 

读书三十载,驰骛周六经。儒衣干时主,忠策献阙廷。

 

一朝奉休盼,从容厕群英。束身趋建礼,秉笔坐承明。

 

廨署相填噎,僚吏纷纵横。五日休浣时,屠苏绕玉屏。

 

橘花覆北沼,桂树交西荣。树栖两鸳鸯,含春向我鸣。

 

皎洁绮罗艳,便娟丝管清。扰扰天地间,出处各有情。

 

何必岩石下,枯槁闲此生。

 

颓光无淹晷,逝水有迅流。绿苔纷易歇,红颜不再求。

 

歌笑当及春,无令壮志秋。弱年仕关辅,簃门豁御沟。

 

敷愉东城际,婉娈南陌头。荷花娇绿水,杨叶暖青楼。

 

中有绮罗人,可怜名莫愁。画屏绕金膝,珠帘悬玉钩。

 

纤指调宝琴,泠泠哀且柔。赠君鸳鸯带,因以鹔鹴裘。

 

窗晓吟日坐,闺夕秉烛游。无作北门客,咄咄怀百忧。

 

赠刘舍人古意

 

女床閟灵鸟,文章世所希。巢君碧梧树,舞君青琐闱。

 

或言凤池乐,抚翼更西飞。凤池环禁林,仙阁霭沉沉。

 

璇题激流日,珠缀绵清阴。郁穆丝言重,荧煌台座深。

 

风张丹戺翮,月弄紫庭音。众彩结不散,孤英跂莫寻。

 

浩歌在西省,经传恣潜心。

 

李适答宋十一入崖口五渡见赠

 

闻有独往客,拂衣捐世心。结欣薄枉渚,撰念萦旧林。

 

经亘去崖合,冥绵归壑深。琪树环碧彩,金潭生翠阴。

 

沿洄弄沙榜,诡仄眺明岑。夕闻桂里猿,晓玩松上禽。

 

杂佩蕴孤袖,琼敷缀双襟。我怀沧洲想,懿尔白云吟。

 

秉愿理方协,存期迹易寻。兹言庶不负,为报岩中琴。

 

比干

 

大位天下宝,维贤国之镇。殷道微而在,受辛纂颓胤。

 

山鸣鬼又哭,地裂川亦震。媟黩皆佞谀,虔刘尽英隽。

 

孤卿帝叔父,特进贞而顺。玉床逾皓洁,铜柱方歊焮。

 

奉国历三朝,观窍明一瞬。季代猖狂主,蓄怒提白刃。

 

之子弥忠谠,愤然更勇进。抚膺誓陨越,知死故不吝。

 

已矣竟剖心,哲妇亦同殉。骊龙暴双骨,太岳摧孤仞。

 

周发次商郊,冤骸悲莫殣。锋剑剿遗孽,报复一何迅。

 

驻罕歌淑灵,命徒封旅榇。自尔衔幽酷,于嗟流景骏。

 

丘坟被宿莽,坛戺缘飞磷。贞观戒北征,维皇念忠信。

 

荒坟护草木,刻桷吹煨烬。代远恩更崇,身颓名益振。

 

帝词书乐石,国馔罗芳衅。伟哉烈士图,奇英千古徇。